长衫无意

人间有信,山河有情

【V文】年少呀

高中校园,设定对门邻居,会he,然而写东西是龟速。

【一】

戴眼镜的少年站在刚搬来的新邻居家的门前,眼镜是银色细框的,闪着柔和的光,他提着一袋新鲜的水果,脸色茫然。他刚被在厨房的母亲叫着去认识一下对门。一面切菜一面是说带上那一袋她下班买好放在玻璃桌上的水果,刀打木在砧板的声音有些大,他含混着答应,皱着的眉泄露的他的不情愿,但动作不算拖沓,咔哒一声就出门了。

少年的心里有块表,他粗糙地计算时间,这已经站了整整十分钟了。

与此同时男孩在书房里将成箱的书籍整理好,他将诗集单独分出来一个书架,又按首字母顺序排成他想要的样子,搬家工人已经把其他的事情都做好了,但这种事情他还得自己做,男孩把他该做的事做完,便坐在床沿,开始胡思乱想,他还在读小学的时候父母将他从国内送到美国,结果将要上高中的时候又把他接回来,他对于这一切安排其实不太在乎,他望着桌上那一本厚厚的摘抄,这是他一年多成果,这本本子里除了摘抄还夹着他写的诗,他给自己取了笔名,两个字的,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在这之前习惯性在本里夹着干枯的属于叶的经络,只要稍稍一翻就能纸张间滑落,他还一直颇为张扬的将它摆在书桌的正中央,他想要父母的认可。

可惜他们从没认真翻阅过,夸赞的神色看起来比电视上的政治家真不了多少,敷衍还不如一张纸,男孩想到这不经意间看到从窗户间撒下的金黄的波浪,叹了口气。

恍惚间麻雀从楼道的窗边飞过,留下一个个棕色的影子。少年仍然在踌躇,尽管他们之间门的距离不超过一米五,但对他来说简直像是走过一光年那么长,他右手手指摩挲着一旁的衣物,心里打架个没完没了,终于他按下门铃,同时也按下他暗自侥幸的按钮,一瞬间如释负重,这是没由来的感觉。

这个充满好意的门铃声叫醒了男孩昏昏欲睡的脑袋,男孩揉着脑袋上的针织帽趿拉拖鞋,一边喊:“来了来了。”有规律的重复几下后,来到门前从猫眼窥视一番,他略微弯腰眯眼看到了一个光凭体型就比他大的少年,少年按完以后就安静的往后退,男孩第一眼觉得这少年有些呆,肉眼可见的分神散漫,不知道为什么还提个塑料袋第二眼他觉得这么呆的缘故是眼睛太大造成的,镜片还反射着让他嘴角上扬的光。

于是男孩就那么拉动了门的把手,太阳此刻往下又坠了一点,余晖被分割成数片,打在少年清秀的脸庞上是恰好的美丽,这便是第三眼。男孩用一秒钟来感叹光与影的美妙,转了转眼珠子道:“你好。”展出了一个露齿笑。少年惊讶得张了张嘴,在脑子里打好的腹稿又被撕碎了,还是紧张在作祟,他咬着唇:“那个,我是你对面的邻居,欢迎喔。”同时还礼貌地送上了那一袋子水果,力气之大到男孩无法反抗。男孩道谢完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对了,你叫什么?”少年转身掰着手指认真看着他:“我叫文兆……”第三个字被少年咽进肚子里了,他的唇一直在动,可男孩听不清,只能点头表示他知道了,这个间隙少年就进了对门,背影透着好似逃难一场的庆幸。

男孩也转身返回,他觉得这个人莫名其妙但并不让人讨厌,看他讲话是一种奇妙的舒服感,多半因为是他那双有生机的眼睛。

彼时,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开始因为这样的契机开始走向同一个点,那一

天落日是见证人。